小f

目前好像只有搞叶王……

【叶王】枯荣——41


由于今天发生了一件坑爹是事情,更新晚了点儿。不过总算保持了日更记录(虽然好像没什么意义)。


前面惯例废话遮挡正文。

===========================

41. 路霸

 

叶修一边开车一边吐槽王杰希是甩手掌柜。原因无他,王杰希往后座一钻,说了句“反正你知道路,你开好了”,接着就优哉游哉玩起了手机。

 

王杰希当然不是真的优哉游哉,只是短时间内他还没有把叶修扯进微草内部事务的打算,是以索性不去为自己辩解。

 

可是叶修似乎没打算晾着他。不多会儿,叶修就趁着等红灯把脑袋从正副驾驶座中间的空隙伸了过来:“我说,王大仙对这件事这么上心,不会真的是因为看上我弟了吧?”

 

大概是叶修的表情太过认真的缘故,王杰希不得不用一种坚决的口吻否定道:“难道叶神探忘了,我是因为调查洪山才去洗浴城的?”

 

“哦,既然是这样,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没,正好最近没生意。”叶修像是放了心,搓着手露出个十分狗腿的笑容来。

 

王杰希抬起眼皮瞥了叶修一眼,懒洋洋应道:“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的。”他答话的语调平静无波,仿佛被洗浴城里的合成音传染了一般。

 

“现在不预定,到时候哥可就不一定有空了。”叶修继续向王杰希推销自己,“现在好多人排着队邀请哥去查案子呢,要不是叶秋这小子,你这一春天都见不到我了。”

 

“那就找别人吧。”王杰希依然不为所动。

 

叶修的垃圾话说够了,信号灯也变成了绿色,于是车子继续在公路上飞驰起来。渐渐地,柏油马路和行道树被甩在了后面,取而代之的是坑洼不平的土石路和越来越简陋的路边房屋,再走一阵,路况好了一些,看路标,是上了一条省道。前方不远处的道边有一个占地面积颇大的废品回收站。

 

“应该就是这里了。”叶修说。

 

王杰希眯起眼往车窗外看看,果然回收站附近笼罩着薄薄的黑气。

 

“没错。你的方向感真好。”他夸道。

 

“哟,今天嘴这么甜?”叶修改不了嘴欠的毛病。

 

“我以前不是也说过你可爱吗?”

 

“可爱是个虚词儿,夸我能用,夸街角报亭大爷那只泰迪也能用——方向感好可就有内容多了。”

 

“泰迪也有方向感很好的。”王杰希十分犀利的抢白,代价是因为叶修的急刹车差点从后座跌下去。

 

“抱歉抱歉,不是公报私仇,前面有东西。”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那块拦路的大石头。这是路霸的惯用伎俩,叶修和王杰希都不陌生。

 

“打个赌?”王杰希忽然说道。

 

“赌什么?”

 

“一会儿来的是路霸还是技师?”

 

“技师这个称呼好——赌什么?”

 

“一百块。”王杰希说,“现钞。”

 

“不赌。”叶修拒绝道,“赢了嫌少,输了嫌多。”

 

“什么时候这么谨慎了?”王杰希有些诧异的问道。

 

“叶秋都这样了,我不得省点儿钱慰问他?”叶修一本正经的说道,“再说了,您老人家一双神眼,跟您比这个我哪有胜算?”

 

王杰希不置可否的笑笑,继续蜷在后座上摆弄起他的手机来。

 

“哎等会儿,还没说好呢,一会儿车要是给砸了,算谁的?”

 

“AA吧。”王杰希头也不抬的答道。

 

“你还真不吃亏。”叶修看似漫不经心的咕哝着,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衣兜。

 

后座上,王杰希将对话框里的“处理几个杂鱼”发送给高英杰,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人来了。”

 

七个壮汉已经围在车头附近,猛烈的拍打起车身来。

 

“幸亏这是你的车。”叶修好整以暇的点上支烟。

 

“知道是我的车就把烟掐掉。”

 

“别别别,外香型,不呛人。再说,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是你的车,现在已经散架了。”王杰希随口猜测。

 

“不对。”叶修伸出一根手指在王杰希眼前晃晃,“我的车看着老旧,其实可结实了。不过要是他们这个砸法,咱俩耳朵非给震聋了不可。”

 

“物肖主人型。”王杰希几乎是立刻给出了这个评价。

 

“我看起来很老旧吗?”叶修拧着眉毛看向王杰希笼在烟雾中的,似笑非笑的脸。

 

“夸你有内涵呢。”王杰希一边说一边抻抻手臂。

 

外面几个大汉砸车的动作愈加猛烈起来。看这样子,马上就要动真格的了。

 

叶修这才将驾驶座的门打开,陪着笑下车给大汉们递了烟,然后就着买路财的问题讨价还价起来。

 

“您看,我是真没带这些钱。”叶修一脸为难的样子,挨个递了香烟过去,“这样行不行,这路我经常跑,大家交个朋友,有什么到的不到的咱下次一起补上。”

 

几个大汉自然是不依的,他们一面继续漫天要价,一面对着看起来没什么战斗力的叶修推推搡搡,各自亮出了手里的家伙:“兄弟,不是哥儿几个吓唬你,你别想着把戴帽子的叫来,没用。”

 

“几位方向,我本来也没想叫。就是这价钱我实在出不起……”叶修一脸为难的挠着头说道。

 

就在这个当口,王杰希一副被吵了美梦的样子,揉着眼睛从后座走了下来。他手里攥着那部看起来不算便宜的手机,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吵什么呢?有完没完了?”

 

大汉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不由分说上去夺王杰希的手机。王杰希像是还没睡醒,任由他们将手里东西夺了去。后面的叶修也已经被其中一人拿剪刀抵住了咽喉。

 

“说了老老实实把值钱东西交出来,你不听话,那就没法子了。”持刀大汉恶狠狠地说着,用另一只手揪住了叶修的头发。

 

“别揪,别揪,本来就不富裕。”叶修依然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真没东西了,不信您搜。”

 

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将衣兜的内衬往外拽。他的兜里除了掉在地上的几十块零钱和一只几乎没了燃料的打火机,倒真的是空空如也了。

 

“你呢?”众人认定王杰希才是有钱的主儿,便一齐往他那边凑去,七手八脚的搜起身来。本来劫持着叶修的那个也生怕自己捞不到好东西,连忙把叶修往地上一推,朝着王杰希的方向跑去。叶修倒是省事了,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慢悠悠把拦路的石头扔进路旁的沟里,完全不担心有谁会冲上来制止他。

 

至于王杰希,手机已经被搜走,看起来质量不错的风衣也被扒了下来,不过不知是因为通情达理还算因为身材差距太大,这几位总算没有让他把裤子也脱掉的打算。

 

人搜完了,接下来自然是要搜车,这下几个人才想起被晾在一边的司机,招呼他把后备箱打开。

 

叶修连忙装模作样的问王杰希给不给开。

 

“开吧。”王杰希似乎已经被几个人弄懵了,答话的时候神情呆滞,人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完全放下了戒备心的“路霸”一哄而上,把头扎进后备箱挑挑拣拣,从外头看去只有几个大屁股晃动不停,仿佛挤在母亲身下抢奶吃的猪仔。

 

王杰希冲叶修做个OK的手势,叶修按下事先藏好的微型遥控器,不多时这几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带这两个。”叶修指了指当中的两个人,王杰希点点头,两人一人一个把他们绑了丢在后座,剩下的往路边一扔,调转车头按原路回到了市里。

 

紧接着,王忠派来的人带走了这两个倒霉的路霸,叶修表示自己也要跟去审讯,并询问王杰希要不要一起来。

 

王杰希沉吟片刻,抬起头笑笑:“这种事有你一个就够了。我趁这个时间去小别那边看看,明天在医院会和怎么样?”

 

“回见。”叶修潇洒的挥挥手,跟着上了王忠派来的面包车。

 

王杰希也按照自己的计划去了天桥。时间又过去了几个小时,以精力旺盛著称的刘小别终于也有些遭不住,流浪汉似的靠着栏杆点起头来。王杰希含笑把刘小别拍醒,刘小别连忙向王杰希解释道:“到两点钟的时候就没有新的客人进去了,我看得无聊,忍不住就……”

 

人家大前辈同样是忙活了一夜,到现在也没打个瞌睡,自己倒好,睡得这么没形象。刘小别有了短暂的从天桥上跳下去的冲动。

 

“没事。有录像就行,辛苦了。”王杰希倒没有责怪的意思,反倒动手帮刘小别收拾起设备来。

 

“录像我回去就导出来,然后和小高非姐一起重看,有发现会马上通知您。另外香烟的事情我问过技术部了,许斌哥说最近分析仪占用比较满,最快也得等晚上,常规工作时间结束以后才能帮您检测。”

 

“好。先看录像。把叶警官的事放在第一位。分析的事你们怎么方便怎么来。”王杰希说着,在刘小别的帮助下将三脚架装进了袋子。

 

刘小别点点头,与王杰希肩并肩一起走到了停车场。按照惯例,王杰希会在方便的时候请帮忙做事的后辈吃一顿他亲手做的饭。

 

“前辈,不用去菜市场了,早饭我啃面包就好。”刘小别挺好心的劝道。

 

王杰希笑着摇摇头:“你要是想啃面包我是不管,但是菜市场这一遭不能省——今天也少不了去医院探病,总不好每次都空着手。”

 

“您就随便带点儿什么营养品呗。”刘小别皱了皱眉,“干嘛还自己做那么费劲。这两天大家都在说呢,您不会真的看上那个叶警官了吧?”

 

“说什么呢。”王杰希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两天工夫,自己已经被问了三遍这个问题。难道答案不是明摆着的吗?

 

刘小别大概是会错了意,以为王杰希没听清,于是满脸担忧的问了第二遍,“您对这件事这么上心,不会真的是因为看上那个条子了吧?您别说我们八卦什么的,我们这都是关心您啊。”

 

也许是句式十分相似的关系,王杰希有了短暂的晃神。他仿佛看到叶修摇头晃脑跟自己说,“你别说我八卦啊,我这也是关系你”。这场景越想越真,越真就越好笑,以至于王杰希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前辈……”刘小别被王杰希笑懵了,连忙小心翼翼的试探他的情绪。

 

“没事,”王杰希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想到个挺有趣的朋友。”

 

说罢,他拧动钥匙,将车往早市开去。

===============TBC=================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