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f

目前好像只有搞叶王……

【叶王】枯荣——62


坑一下苏妹子,虽然没坑成



========================

========================

62. 老天有眼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陈果愤愤地在自己社交网络发了一条状态,没有前因后果,没有配图,没有表情,甚至关闭了评论。以陈果的性子而言,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而叶修把自己的十多个小号一起开出来给陈果点赞这一点,更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以至于一向不怎么喜欢八卦的技术宅扛把子罗辑同志也忍不住悄悄找到最好说话的苏沐橙,悄咪咪问了一句“你们这是遇上什么奇葩了”。

 

让陈果大为光火的就是那位吕先生。

 

王杰希为了他至今卧病在床就不必说了,虽然论心疼谁也比不得叶修,可是女人的天性还是让陈果在看到王杰希的那一刻把吕某人狠狠批判了一通,说得王杰希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才作罢。更混蛋的是,在苏沐橙的开导下,他终于同意站出来帮山庄洗刷冤屈,然而这样做的前提条件是,苏沐橙跟他走。跟他走的意思就是,做他的女人(而且是封建礼教指导下那种),在事业上支持他,在生活中照顾他,包容他,开导他……

 

他甚至“机智”的提出,苏沐橙要先以身相许,他才会把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

 

这位吕先生自杀的原因说起来实在一言难尽。他年轻时志大心高却能力不足,数次“创业”将家底折腾殆尽。后来他总算是学乖了一些,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无奈年纪确实大了,又没能在能力上跟紧时代步伐,虽然不至于被辞退,升迁几乎无望。虽然薪酬足以温饱,无奈先前债台高筑,非但仰赖夫人辛苦做工还债,还要她一人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夫人因此落了一身的病,于数年前与世长辞。儿子自此与父亲一脉断绝了几乎全部联系。试图再次组建家庭,然而几次相亲皆未能如意。许是时代不同了,他认知中那种自身条件过关且愿意全身心为家庭做贡献的女性已经渐渐变少,即使有,也实在看不上他的经济水平。

 

至此,他觉得自己人生已然是一团乱麻,在人世上留存无甚意义。原本来这里旅行是想散散心,谁知心没散好,反而是看着别家其乐融融来这里旅游,越看越觉得不如一死百了。后来听闻向导说这山上蘑菇有毒,吃了会死人,就生出吃毒蘑菇自杀的主意。不是没有想到过自己的死会给人带来麻烦,然而就像他之前对叶修说的,宁可接受阴司地狱的酷刑,也不肯为人间留存一点正义。于是他故意吃了向导说不能吃的毒蘑菇,后来他的意识就渐渐模糊了,再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还躺在医院,人活着,还有医生对他说恭喜。

 

苏沐橙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个意外惊喜。这女孩子的模样实在太出众,人又乖顺,看起来像个理想的伴侣。他的心这才活了过来,擅自将苏沐橙纳入了自己的未来计划之中,然后提出了这个混蛋到无以复加的要求。

 

“他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唐柔忍不住要冷笑三声,“就算山庄真的倒了,难道我们当中有哪个人会因为这样就像他一样消沉?”

 

唐大小姐的话自然是真理。毫不夸张的说,只要她一句话,山庄所有人都可以立即被她唐家收编——别说唐家了,陈果那边只怕都可以消化大半。往后的日子只怕比现在还好过得多。若不是为了清白二字,实在没人愿意较这个劲儿。

 

“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么混蛋的混蛋了。”陈果也愤愤地附和,“真是连假装答应他都膈应。”

 

苏沐橙在一旁咬着嘴唇不吱声,因为她是争取到吕某口供的唯一希望,即使心里有一万个情愿也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同样沉默不语的还有叶修。先是王杰希后是苏沐橙,这个人已经算是把他的怒气值堆上了巅峰。他的一只手无意识的握着拳,指甲已经深深地嵌进肉里,然而愤怒已经屏蔽了他的全部知觉。

 

王杰希看在眼里,悄悄伸手把他的拳头掰开。说是掰,其实他手上使不上什么劲儿,唯赖叶修与他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羁绊,才顺利解救了那只无辜的手掌。众人或察觉或未察觉,都只当这个小动作没有存在过,继续热火朝天的商议起解救山庄的对策来。

 

许是老天有眼,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他们获得了一个新的灵感——病房里那张空床上来了一位新的病人,是一位老先生,年纪大约六十岁上下。一问入院原因,原来是误食毒蘑菇,搞得自己上吐下泻,被儿女们送了进来。

 

老人家“抠唆”了一辈子,蘑菇素来都是自己采着吃,一分钱也不肯花。早先倒也罢了,只是如今老眼昏花,有时分不清有毒无毒,上次采错了被家人发现,及时拦了下来,这一次却未能幸免,而且还是上吐下泻了一夜之后才被出远门的儿子儿媳发现,连忙送来了医院。

 

“本来想省俩钱,这回花海了……”老人家因为腹痛而不住呻吟着,嘴上却还在不停地念叨医药费的事儿。

 

儿子儿媳那边又是心疼又是无语,只得耐着性子劝些“钱能赚人没了不行”之类的话。

 

众人一则为老人家庆幸,二则感佩两个年轻人孝顺,一时都向那边投去了温暖的目光。热心肠的陈果还帮着安抚了老人家两句。老人家渐渐安心下来,疼痛了缓解了不少,总算是踏实睡了。小两口见屋子里这些人和善,自觉不自觉就多说了两句。

 

“幸亏咱们山里的毒蘑菇不要命。”小伙子使劲叹了口气,“要不然这一天一夜,回来哪还能见着活人?”

 

这一句话就像是一道霹雳,惊得众人一齐瞪大了眼睛。王杰希的身子也不自觉绷直了一瞬,随后才又软软地倒下去。

 

“您说……”叶修压抑着内心的兴奋问道,“这山里的毒蘑菇不致命?”

 

“是啊。”小伙子与媳妇对视两眼,显然不是很明白这位兄弟在激动些什么,“有的年轻人身子壮,吃了顶多拉一回肚子;老的小的可能严重点儿,上吐下泻折腾几天,吃点儿药挂点儿水问题也不大。我在山里长了二十多岁,还没听说谁家因为吃错蘑菇死过人的。”

 

这也就是说,哪怕是向导疏忽大意让吕先生吃了毒蘑菇,他也绝不至于闹到这个份上。向导是用了夸张法来吓唬游客,免得真有人以身试毒给山庄惹麻烦,这一点吕先生当然不知道。现在好了,澄清了这个事实,他要挟苏沐橙的筹码就不存在了。

 

“现在该去抓耗子了。”叶修冷笑两声。

 

“这个我可以帮忙。”王杰希哑着嗓子笑笑,“我们的人现在正盯着他呢。”

 

微草对王杰希的命令一向贯彻的很好,即使现在忙得四脚朝天,一旦得了闲还是要兢兢业业去天桥上守着绿茵路那个地下交易所。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刚刚收到刘小别的消息,说看到洪山带着几个人走了进去,而耗子也在其中,现在还没有新的消息,应该是还没出来。

 

“联手一次?”叶修冲王杰希挑了挑眉毛——王忠的人也在天桥上,也看到了走进交易所的耗子。

 

能被这两家的人联手进行抓捕,这家伙也算是不白做一回混蛋了。众人心照不宣的笑笑,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这个令人烦闷的夜晚以一次意外惊喜做了结尾,众人心情大好,昏沉了几日的王杰希眼睛里也终于有了些光彩。

 

叶修看起来倒是不甚兴奋,送走陈果等人,他回到王杰希病床前,压低了声音问道:“你生病了还要工作?”

 

“你生病了就不工作吗?”王杰希平静的反问。

 

是了。叶修禁不住苦笑起来。就在刚刚他还有些为王杰希带病工作感到生气和心疼,可是仔细想想,他自己好像也是这样的人,或者说,他不得不做这样的人。

 

所以王杰希也是不得不做这样的人吗?

 

王杰希到底还是个病人,好一会儿等不到叶修回话,便宣布一句“我睡了”,然后径自闭了双眼往周公家走去。叶修大约是没听见这话,此刻仍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双眼一眨不眨望着王杰希微蹙的眉心。倒是那位老人的儿媳,见两个病人都已经沉睡,便主动走过来问叶修要不要关灯。

 

叶修机械的点点头,任由那女人把白炽灯的开关推到off档,继而在夜色的掩护下伸手轻轻摩挲着王杰希微烫的额头。视觉在此时是无效的,但是灵敏的触觉告诉他,他知道王杰希的眉头正在渐渐舒展。

 

这家伙上辈子大概是只猫吧。叶修忍不住想。

 

============TBC============== 

 


评论(21)

热度(55)